《使命召唤》如何成为美国军方与CIA的宣传工具的?

发布时间:2020-09-10 11:43:10 所属栏目:游戏资讯

我们都知道,很多美国好莱坞电影,其实明里暗里的都在输出一些美国自己的“主旋律”和“价值观”。但实际上,游戏作为网络时代更为流行的娱乐媒介,早已经成为了更重要的宣传工具。

《使命召唤》就是其中之一。

《使命召唤》是如何成为美国军方与CIA的宣传工具的?

今年最新推出的《使命召唤:黑色行动 冷战》游戏截图

作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游戏IP,使命召唤系列每年的新作都是销量超过千万的超级大作,其影响力甚至已经超过以往的好莱坞大片。

能看到本文的读者相信或多或少都知道“现代战争”和“黑色行动”的剧情梗概,使命召唤系列的多人模式或许能风靡一时,但真正让人记住并讨论的,还要说是单人剧情的各种桥段。

而问题就出在了单人剧情上。

《使命召唤》是如何成为美国军方与CIA的宣传工具的?

《使命召唤:幽灵》

在现实世界中,美国和委内瑞拉的关系非常紧张,现任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甚至被美国悬赏1500万美元。2019年3月,委内瑞拉反对派向占该国发电量一半以上的古里水电站攻击,导致该国部分地区停电;今年5月,委内瑞拉军方逮捕了一群发动政变的反叛分子,其中有两名是前美国特种部队士兵,最终这两人被判了20年监禁。

这几个事件引起了很多人对电子游戏的担忧。

因为早在2013年,《使命召唤:幽灵》中就上演过一出类似的戏码:在该游戏的单机剧情里,拉丁美洲的委内瑞拉被妖魔化成为一个“超级大国”,而玩家们则要扮演美国特种兵入侵委内瑞拉的首都加拉加斯大肆破坏:其中就包括向一座看起来与古里大坝惊人相似的大坝发射火箭并引发洪水;在电网中插入计算机病毒,使城市陷入黑暗;刺杀一个酷似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的领导人。(在《使命召唤:幽灵》发售的同年,查韦斯因癌症逝世)

因此很多人认为,虽然使命召唤游戏的剧情是虚构的,但实际上美国政府已将其武器化,用以推动其在全球的意识形态侵略,在潜移默化中让人们支持一个国家的毁灭,并预示政变期间的具体事件。

《使命召唤》是如何成为美国军方与CIA的宣传工具的?

《使命召唤:幽灵》游戏截图

而《使命召唤:幽灵》并不是唯一一款让玩家有机会模拟委内瑞拉毁灭的游戏。

在2008年的开放世界动作游戏《雇佣兵2》,同样可以让玩家扮演称为“自由战士”消灭委内瑞拉“独裁者”。像许多射击游戏一样,《使命召唤:幽灵》和《雇佣兵2》都是在五角大楼和中情局的大量投入下开发的,美国军方在2003年向美国国内的电子游戏行业投入了4500万美元,《雇佣兵2》的开发商流行病工作室(Pandemic Studios,后被EA收购解散)就是其中受益者之一。

《使命召唤》是如何成为美国军方与CIA的宣传工具的?

《雇佣兵2》游戏截图

2013年,《使命召唤:幽灵》的总设计师、Treyarch工作室总裁戴夫·安东尼(Dave Anthony)被前五角大楼官员斯蒂芬·格伦德曼(Stephen Grundman)邀请,为未来战争艺术项目(Art of Future War Project)提供建议。该项目是北约集团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在华盛顿发起的。

该项目以美国颇具争议的右翼鹰派分子奥利弗·诺斯(Oliver North)为顾问,与此同时,诺斯还是《使命召唤:黑色行动》的军事顾问,并在游戏中客串亮相。

综上种种,使命召唤系列和美国军方的关系由此可见并不一般。

《使命召唤》是如何成为美国军方与CIA的宣传工具的?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中尉及国家步枪协会主席奥利弗·诺斯

近日,COD系列最新作品《使命召唤:黑色行动 冷战》公布,游戏先导预告片采用了前苏联克格勃特工的采访片段,配以大量的的现实世界中的暴乱镜头剪辑,暗示了游戏与现实联系紧密。值得一提的是,开发商发现该预告片中的敏感画面可能会影响到游戏的在华销售,于是果断的进行了删减,结果被欧美玩家抵制,说COD“被资本控制”,一番操作下来只落得里外不是人的笑柄。

可以预见到,这次在游戏中,中国会凭借着广大的国内市场暂时屹立不倒,而苏联将再次成为最大输家。虽然这次COD这次黑的可能是已经死掉的苏联,但这依然引起了海内外不少有识之士的警惕。

《使命召唤》是如何成为美国军方与CIA的宣传工具的?

《使命召唤:黑色行动 冷战》游戏截图

因为在去年,《使命召唤:现代战争》(战役部分)的表现可以说是劣迹斑斑,游戏不仅把俄罗斯军队描绘成恐怖分子一般的纯粹无脑反派,甚至还将美国近年来海外作战的真实丑闻:虐囚、屠杀平民、死亡公路等等都扣在了俄罗斯头上,生硬的颠倒黑白让人一时无法判断是真的无耻,还是在高级黑。然而这一切在一些被欧美话语权影响的玩家眼中变成理所应当的,以至于现实中“反俄反苏”的情绪愈演愈烈,“俄罗斯做什么都是错的”,仇恨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培养了起来。

一般来说,一部COD游戏的制作周期大概是3年,也就是说,我们去年玩到的游戏其实从2016年~2017年就开始制作了,彼时叙利亚问题正是热点。2017年还没有发生贸易战,中美关系还没有变得像现在这么差,但是看看现在,全球右翼民粹主义抬头,保护主义、以邻为壑成为常态。我们不要以为COD会因为中国市场巨大,动视就不会受美国军方旨意在游戏中引导人们对中国的看法。

要知道,中国的形象早在一些实时更新的服务型游戏中就出现了(虽然更多是在反讽,然而这个装甲是真的丑)。

《使命召唤》是如何成为美国军方与CIA的宣传工具的?

《辐射76》游戏截图

假以时日,也许在不久未来的2021年、2022年最新使命召唤游戏当中,我们就会再次看到类似“金杰活了!”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桥段,或者干脆我们的形象接替俄罗斯,成为游戏中的被贴上“邪恶反派”的标签。

那样的COD,离我们并不太远。

《使命召唤》是如何成为美国军方与CIA的宣传工具的?

 


《使命召唤》是如何成为美国军方与CIA的宣传工具的?

 


《使命召唤》是如何成为美国军方与CIA的宣传工具的?

 


《使命召唤》是如何成为美国军方与CIA的宣传工具的?